前言:按照省委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集中患者、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救治”要求,我市確診的重癥新冠肺炎患者需要盡快轉院到太原市第四人民醫院進行集中救治。

  
  2月4日傍晚7時許,一輛專門用于轉運感染患者的“負壓救護車”停在了三院確診隔離病區門前。“負壓救護車”又名“移動隔離病房”,它帶有空氣消殺系統,能持續把車外潔凈空氣吸入車內,并通過專用設施消毒再排出車外。
  負責轉診的兩名醫護人員一名是重癥醫學科崔偉東,一名是“紅衣女孩”郭蓓蕾。討論轉診人員時,崔偉東是這樣說:“這里就我一個人是重癥專業,這次讓我進來,肯定有特別的考慮,重癥病人轉送工作,我理所應當,也義不容辭!”蓓蕾就沒心沒肺的多了“大家今天都上班了,我剛來,還沒有班,就我去吧。”

 

  郭蓓蕾(左)崔偉東(右)
  看似簡單的兩句話,卻飽含著醫者莫大的勇氣,要知道轉運高度傳染患者,要在長達數個小時里待在小小的救護車內,穿著密不透氣的防護隔離服,對患者進行吸痰、護理大小便、監測生命體征、呼吸機等操作,空間小、顛簸大,加上由于負壓救護車的特殊情況,車內溫度又非常低……種種的不便,對于醫護的綜合能力都是一大考驗。
  晚上8時,這座載著“醫護患”三人的“移動隔離病房”正式啟程,通過二廣高速奔赴太原市第四人民醫院。好在上蒼保佑,一路上除了上廁所和換液體外,并沒出現意外情況。“病人病情相對比較穩定,但是車上實在是太冷了,崔大夫比我有經驗,沒事的時候就在旁邊蜷縮成一團,我開始感覺冷的時候已經遲了,凍的我一路哆嗦,好在圓滿的完成了任務。”郭蓓蕾說起這趟感受,還是在后悔里面沒有多穿點衣服。
  到達太原四院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天黑乎乎的,晚上都一個樣,我記得交接病人的時候看了一下幾點,但是現在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只記得交接完畢,我們立馬啟程返航了!”崔大夫回憶了下交接程序,確實想不起來路上走了幾個小時。
  回到晉城已經是后半夜,整整8個多小時的特殊旅程終于結束。“抱著我的被子那一刻,好幸福,一路上實在是太冷了。”在蓓蕾的描述中,轉運過程只剩下了“冷”這個字。
  這也許就是醫者仁心,沒有豪言壯語,只為世間多一些健康,少一點兒疾病,少一些生離死別,多一分平安與和諧。